夜静虫鸣 发表于 2011-11-2 08:02:58

饕餮三日

 叙 怀

  作诗需要灵感。古语云: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。”我理解这句话的意思,就是诗不是写的,而是作者灵感的突现。作画也需要灵感,当画家的灵魂被触动,便会挥笔泼墨,一幅佳作跃然纸上。好的书法作品更需灵感,当激荡的情绪涌动在书家的胸怀的时候,便会顺着笔端倾泻而出。传世的书法佳作莫不如此。灵感是什么呢?灵感就是午夜中飞逝的流星,细雨后斜挂的彩虹,碰撞间迸发的火花。灵感只是那惊鸿的一瞥,过隙的一瞬。

  那么钓鱼呢?钓鱼是否也需要灵感呢?我觉得钓鱼也是需要灵感的。一次荡魂动魄的垂钓,岂不就是一副令人心神荡漾的艺术品?

  现在我站在家中的窗前,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,繁星满天的夜幕宛若一幅令人心醉的书法佳品,那一轮明月更如印章般嵌在天穹。

  我点燃一支烟,胜利水库的一幕幕便如一幅幅精美的图画,在我的眼前漫漫飘过,带着我无限的神思,飘向遥远的天际,揉碎在这无垠的星空里。

夜静虫鸣 发表于 2011-11-2 08:04:20

 始 计

  兵者,国之大事也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钓鱼亦如此。一次完美的出钓,绝不亚于一次出兵作战。对于久居城市,如困笼之鸟的我们来说,能抛开一切烦恼,清清静静地在山清水秀的水库蹲上几日,确实是一件不小的“大事”。既然是大事,就要筹划周详。因为凡事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筹划,其结果必然是混乱不可收拾的。

  今年的春天,老天爷跟所有的钓鱼人都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。本该冰化的时候,水面还是冰封千里;应该花开的时节,树木依然秃枝嶙峋。从四月开始,我的一群哥们便开始春心萌动,掰着手指头数日子,期盼着气温快些回升,桃花早些绽放。因为我们的出钓的时间,就定格在五一:那难得的三天长假。但春天就如那害羞的少女,姗姗地躲在屋内,虽闻步履之声,却总挑不开那扇遮羞的门帘。在焦急烦躁无聊骚动的岁月中,我们的目光一直在搜寻,搜寻心目中理想的钓鱼圣地。

  多年垂钓的经验告诉我们,北方的五一,大水库的水温回升的较慢,水温较低,鱼儿都龟缩在深水区,懒得游动,垂钓结果不会很理想。头几年的五一我们在汤河、碧流河、太平哨等大型水库住寨,几乎全是空军。虽说垂钓之乐不在鱼,可蹲守几日,望着偌大的水面,连条可吃的鱼都没有,总是一件憾事。因此正确地选择一个水库垂钓,是整个行动重中之重的事情。而小的水库,因为库容较小,水温上升较快,鱼儿开口较早,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,所以我们的搜寻目光便顺理成章地聚集在辽宁的小水库上了。

  哥几个在一起喝了几顿大酒,海阔天空地研究了几次,此次垂钓的宗旨便高度地统一了起来:休闲,度假,垂钓,畅饮,叙情。有了宗旨,对水库的要求也清晰了起来。一是水库环境要好,有山有水,水质清澈,确保垂钓时有个好心情。二是可以生火支帐篷,钓鱼人少些,少些外界干扰,能有个清净幽雅的休闲环境。三是要有鱼咬钩,所钓之鱼不用太多,但得够吃。因为忙碌了一天,炖一锅自己亲手钓上的鱼,大家围坐在夜空下,一边喝酒,一边胡吹乱侃,那实在是人生的一大快事。

  兵法云: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。严格说,五一不是钓鱼的好季节,尤其是在水库。因此挑选符合条件的水库颇费了一番周折:上论坛,查地图,搜百度,我们几乎动用了一切手段。第一个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冮家水库。在qq上询问了老瞎,又看了老瞎前几年发的有关冮家的帖子,条件基本符合我们的要求,唯一的缺点就是鱼。据老瞎说,五一在冮家只能钓到溪哥,就连我们最喜欢的鲫鱼都得碰运气。大家研究了几日,都觉得有点美中不足,如果一连三日都在不停地拉溪哥,很容易产生厌烦情绪。于是我们便又继续搜寻起来。

  机会总是降临在有心人的身上。可能老天也被我们的执着感动了,就在我们彷徨无计的时候,瞎吧吧的一篇《春钓滩,野鲫飞舞》如一支兴奋剂,令哥几个都兴奋了起来。我们几乎同时都拜倒在了瞎吧吧的石榴裙下。赶紧联系瞎吧吧!战战兢兢地说出了我们的想法,没想到瞎吧吧异常痛快:“行!我现在在沈阳,五一家里有事,不能亲陪诸位出钓。但我可以派我的哥们在朝阳高速出口等你们,把你们安全地送到水库边。”那出口距离水库76公里啊!啥叫上帝?啥叫人品?啥叫共产主义精神?反正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那早已干涸的老泪便泉涌般地泄到了键盘上,几乎令电脑短路。

  定了!就是朝阳的胜利水库!等到五一,驱车四百公里,用我们手中的钓竿,让那里的野鲫彻底地飞舞起来!

夜静虫鸣 发表于 2011-11-2 08:04:34

 秣 马

  孙子曰:凡用兵之法,驰车千驷,革车千乘,带甲十万,千里馈粮,则内外之费,宾客之用,胶漆之材,车甲之奉,日费千金,然后十万之师举矣。啥意思?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啊!九个人,在水库蹲守几乎四天,还要吃得好,睡得香,玩得惬意,没有强大的后勤作保证是万万行不通的。首先是车辆,最少两台车,一车坐人,一车拉装备。据瞎吧吧说,大的面包车有段路过不去,必须是小型面包车,因此我们筹集到两台车:一台轿车,一台佳宝。然后是睡觉的问题。人这种动物如果没有充足的睡眠,便会对一切都丧失兴趣。如何睡得好?温暖,安逸,私密。换句话说,就是把家搬到水边。每人一顶帐篷、一个气垫、一个睡袋和一床压盖的棉被。如果几个人挤在一顶帐篷里,要想睡得甜美,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我便有过亲历的惨痛教训。那是我第一次去水库钓鱼,三个人,一顶帐篷。劳累了一天,钻进帐篷,我巧合地被安排到了中间,两边是震耳欲聋的呼噜,鼻端是令人作呕的臭脚味,帐篷外是淅淅沥沥的细雨。那三天,一到天黑,我的胃便开始抽搐,恨不得变成鱼,钻到水里酣睡一夜。在那以后,无论去哪个水库,每人一顶帐篷,是我们这个团队出行的最起码的保证。解决了出行和睡眠,剩下的就是吃了。民以食为天,天下苍生莫不以吃为首要事务。为了预防在空军的状态下能平稳度过四天,我们在吃的方面下足了力气:大米十斤,挂面十斤,豆油五斤,油盐酱醋调料俱全,茄子土豆青椒黄瓜西红柿若干,花生米油炸豆适量,做熟的红烧肉三斤。对了,老瞎还带了一盆咸菜和五斤鸡蛋。咋样,市长的食谱也不过如此吧?为了把这些东西加工成美味佳肴,我们还带了两个液化气罐,两个炉盘。还有什么?还有酒水啊。乡村的小烧散白酒十斤,啤酒四箱,矿泉水三箱,洗鱼洗碗的桶装矿泉水两大桶。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我们的饭蓬,那是我们智慧的结晶,当它被安置停当,在水边便会豁然出现一个厨房,一个餐厅。即使大雨滂沱,人在里面依旧可以品酒论钓,觥斛交错,舒适无比。渔具鱼饵之类我就不再细说,当看着满满一车东西摆在眼前,我不禁苦笑:这个钓鱼团队太疯狂了!难道我也是其中一员么?我怎么会是这里的一员呢?

夜静虫鸣 发表于 2011-11-2 08:04:47

出 行

  在无数次研究了瞎吧吧的文章后,我们已无法等到五一。那连竿飞舞的野鲫犹如夏夜挥之不去的蚊蚋,跳荡在我们每个人的眼前,焦急的情绪再也无法按捺,4月30日出发!当我终于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我可以感觉到每个人欢快的情绪,这种欢快的情绪荡漾在我们的心间,连身体都似乎轻快了起来。

  苦苦地挨到29日,正要与瞎吧吧联系,吧吧的电话却先打了过来:“虫子,我朝阳的朋友30日有急事,无法领你们去水库了。这样,我把家里的事好好安排一下,我领你们过去吧。”我的老泪再一次流出,灌满了我的茶杯。我真的无法再说什么,只能不住口地说谢谢。我和瞎吧吧只见过一次面,更多的是欣赏他的华丽文章和精美照片,却没想到他对朋友的热情和真诚,竟至如斯!

  30日的早晨是个幸福的早晨。当晨光钻破夜幕,我们的车已经启动。两辆车,撕碎了清晨的宁静,带着我们满怀的期待,风驰电掣般驶向朝阳。

  坐在车里,我首先拨通了吧吧的电话,吧吧已经起床,正在联系懒猴,据说那只懒猴正趴在温柔的被窝中,喃喃地梦呓着爆连。接着便是给老瞎打电话,面对村长,我先是清了清嗓子,正襟危坐,极恭敬地拨了过去。耳边响起了老瞎那极富磁性而又含混的声音,这声音便如一曲低沉的萨克斯曲,说不出的悦耳动听。确定了会合地点,车里便满是欢声和笑语。

  每一次到水库钓鱼,出发的路上总是最快乐的时光。希望参杂着激动,世间的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。有时便很是奇怪,钓鱼这东西到底有什么魔力呢?为何会令这么大的人如此激动呢?这或许就是野钓的魅力?走进自然,醉情山水,洗涤灵魂,人与自然融合为一,这不正是我们所谓都市一族那枯燥规律生活所欠缺的么?原来我们一直生活在病态之中,整日担负着责任和压力,心神紧绷,早已憔悴不堪。这种心态太需要放松,太需要调节。我们人类一直在改造自然,追求享乐,却想不到,最后失去了作为生物物种原有的最大的乐趣和享受,那就是最珍贵的自由。

  凌海服务区终于到了,终于看到他们的身影。吧吧的车在前面带路,我们的车紧随其后。下了高速,转过闹市,车便一头扎进了群山之中。这里的山都是秃山,山体峭拔,斑驳苍古,掩映在蓝天白云之间,简直就是一步一景,满眼墨水淋漓的大写意山水,令人心旷神怡,美到极致!

  车顺着蜿蜒的山路爬行,左拐右钻,若不是瞎吧吧带路,这神秘的胜利水库真是无法寻觅。站在水库的大坝上,放眼望去,胜利水库便如一轮弯月,镶嵌在巍峨的群山中,安详而宁静。

  胜利水库,我们终于到了!在你的怀抱中,等待着我们的,会是什么呢?

夜静虫鸣 发表于 2011-11-2 08:04:58

作 战

  凡处军、相敌:绝山依谷,视生处高。这钓鱼虽是玩事,却也饱含了军事哲理。尤其是野钓,几个人到了水库,要想玩得惬意,玩得尽兴,这团队精神、帐篷驻扎、后勤保障、钓位选择以及窝点判断,都如行军作战一般,倘一件事没有策划好,那就会满盘皆输,兵溃千里。其第一件要事,便是选好住寨之所,择好钓位。因为未来的几日,此处就是我们的大本营,就是我们的战场。我们将会在这里生活垂钓,饮酒叙情,度过完全属于自己的黄金几日。

  车开到岸边,我们几个人便全部跳了下来。围着水库转了半圈,最后把大本营的位子选在了一个湾子的入口处。此处地势偏高,地面平坦,又有一趟趟的杨树栽于其上。帐篷、饭蓬固定在树上,既抗风又泄水,真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好位置。后来几日的情况证明了我们的判断是极其正确的,接连几日的狂风,吹得飞沙走石,可我们的饭蓬和帐篷都安然无恙。选定了位置,我们的团队优势便显现了威力。几个人不用多说,卸辎重,搭饭蓬,支帐篷,选钓位,一切都井然有序,迅速而不慌乱。多年的合作,我们已结为一个牢固的整体,人人都在为这个团体积极地做着贡献,力所能及,各自发挥优势。不到两个小时,一个温馨而舒适的“家”便诞生在了美丽的水库岸边了。

  老瞎、猴子和吧吧由于插不上手,他们早已拎着钓具跑到了头一个湾子。那里是浅滩,就是吧吧野鲫狂飞的所在。看着他们信心满怀而又坚定的步伐,我知道,今晚的炖鱼是有着落了。

  大本营搭建完毕,我们也开始忙了起来。后勤小组已开始刷碗洗盆,安置灶房,着手准备晚宴。我们钓鱼小组则开始寻找钓位。就在大本营的前方,在湾子的一侧,我们固定了三个手竿钓位。这胜利水库岸边的水里长满了水草,根本没有可抛竿的位置。开关自制的割草器便发挥了巨大作用,“扑通”“扑通”几下,须臾之间,三个草洞已呈现在眼前。徐大马棒又脱去衣服,钻进水里,每个钓位又清理了一番。“钓鱼钓草”,这是垂钓亘古不破的真理,我们的钓位就在水草中间,嘿嘿!胜利水库的野生大鲫们,你们就等着咬钩吧!抛竿和饵支钓箱,抽烟喝水稳心神,这胜利水库虽然不太大,却很是美丽。现在是下午三点,太阳依旧高高地挂在半空,蓝天白云,碧水奇峰,虽比不上天上的瑶台,却也称得上人间胜境了。我钓位的对面,就是一座怪石嶙峋的山峰,刀劈斧凿,斜插入云。如一尊面目狰狞的钟馗像,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身下的水库。库水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,荡漾着媚人的秋波,神秘而不可琢磨。在如此的仙境里放松几日,即便是空军,也不枉此行了。

  抛了几竿,漂渐渐地开始有了动作,下顿,上顶,黑漂,漂相混乱,提竿就是小岛子和葫芦片,到了最后,基本就是爆连。三米六的短竿,点六主线,点三子线,袖2号小钩,拉饵,钓起这样的小鱼来得心应手,看来晚上吃鱼是不成问题了。可是那期待中的黄金野鲫却始终没有露面。但我们不急,我们还有两个整日,只要鲫鱼开口,我们就会让它欢舞在河岸。

  这就是野钓,你永远不知道鱼儿何时咬钩,什么鱼咬钩。当你满怀希望,却往往是死水一潭;当你心灰意冷,惊喜却突然强烈刺激你的心脏。野钓的魅力就在其不可捉摸,就在其飘忽不定。它来时无声无息,走时又无影无踪。牵引你神经的,永远是那飘渺的希望。那希望就像远方的孤灯,忽明忽暗,极真实,又极虚幻。但只要希望还在,人生就是美好的。蹉跎沧桑的人生,岂不就是由希望和失望交织而成?

  当太阳落山,晚霞抹红了天际,饭蓬里已飘出了诱人的炖鱼炸鱼的香气,我们的肚子也“咕咕”地叫了起来。丰盛的晚宴开始了。天已完全黑了下来。摇曳的灯光下,我们围坐在桌旁,谈天说地,杯酒频干,满河岸都荡漾着淋漓的笑声。如此的月朗星稀,如此的异地好友,如此的人间胜境。野钓之乐,又岂能言乎?

  在胜利水库的第一个夜晚,我醉得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哪里。当我一头扎进帐篷,只觉得自己慢慢地漂浮起来,如一朵云般,徜徉在这无垠的黯夜中。

夜静虫鸣 发表于 2011-11-2 08:05:11

断 肠

  断肠绝对是一种痛苦的感觉。断肠的别离,断肠的相思,断肠的无奈。那感觉宛如千蚁噬肤,万针刺骨,令人黯然神伤。可人生如果没有经过断肠的痛苦,那绝对不是完美的人生。钓鱼呢?一次酣畅痛快野鲫疯咬的垂钓你能说它是一次完美的垂钓么?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没有痛苦的经历,那又怎会体验幸福满怀呢?

  在胜利水库的第二日,是我们伤心的一日,痛苦的一日,焦躁的一日,无奈的一日。这种感觉漫延在每个人的心中,由开始的漫漫萌动到最后的激烈爆发,失望笼罩着河岸,毒蛇般纠缠着所有人的心灵。每个人都没了话语,对着河岸呆呆发愣。跑了四百公里,却连一条像样的鱼都没看见,你说,怎能不让人伤心呢?

  清晨四点,晨光突现,我便急急地爬出帐篷。微明中的胜利水库愈发的朦胧美艳。河水平稳如镜,波澜不兴,凝玉般横亘眼前。杨树的嫩芽初绽,桃花怒开,青草吐绿,莫不是传说中的桃花源?

  喊醒了开关,囫囵地吃过早饭,满怀着无限的期待,浮漂划过美丽的弧线,挺立在碧绿的库水中。我们的神经绷得紧紧的,手心微微冒汗,那令人垂涎的野生大鲫,你快些咬钩吧!

  可水里的鱼儿却不买我们的帐,我们虽急得抓耳挠腮,它们却不知躲在哪里大睡懒觉。就像帐篷里的老瞎,呼噜匀称,鼻息悠长。难道是瞎村长在指挥它们一直睡到自然醒?

  换饵,调漂,挪钓位,任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,可咬钩的还是小岛子和葫芦片。晚一些提竿,就是双尾,一绿一蓝,一长一圆,欢快地扭动。我们的鼻子都被气到了后脑勺,可它们依旧我行我素,疯咬不断。就像围着屎堆的苍蝇,乱乱哄哄,层出不穷。满河岸的鲫鱼全部停口,所有的钓鱼者都是哀叹连连。

  太阳渐渐升起,日上三竿。气温越来越高,阳光越来越毒,这该死的五一,居然这么热!咋办?谁知道咋办!鱼儿不咬钩,神仙也没办法。钓也不是,不钓也不是,一时弄得大家六神无主。钓吧,全是小鱼,渔户里已全是攒动的鱼头,早已够吃;不钓吧,跑了这么远,你不好好钓鱼,还真来度假啊!主啊!您指给一条明路吧!告诉我们,那温柔的伊甸园在何方呢?

  就在我连天祷告之际,令人敬佩的老瞎村长终于钻出了帐篷,他完成了自己的夙愿:酣睡到自然醒!

  老瞎站在岸边,我扭头望去,在阳光的照射下,金佛般威武高大,令人无限景仰。你可知道,钓鲢鳙可是老瞎秘不外传的强项!而胜利水库里的鲢鳙,据说多得如那岸边的水草一样密集。哈哈!如果老瞎的鲢鳙爆连,晚间炖上一大锅,岂不也能大快朵颐!

  但老瞎的专业渔具和线组却全被瞎吧吧和淘气的猴子拉跑了,由于不上鱼,他们试钓阎王鼻子水库去了。

  怎办?用我们的啊!我们几个放下自己手中的钓竿,在村长的指挥下,绑钩的绑钩,栓线的栓线,和食的和食,一切伺候停当,只见老瞎稳坐钓箱,轻挥钓竿,其气势风度果然非同凡响。一招一式,中规中矩,颇有大师风范。可我们眼巴巴地等了两个小时,老瞎的钩上却连一点鲢鳙的影子也没看到。突然老瞎站起了身,很严肃地说:“你们的东西不好使,等吧吧他们回来,你们再开眼界吧!”然后拽出帐篷里的气垫子,蜷缩其上,不久便响起了熟悉的均匀的悠长的呼噜声。

  等到瞎吧吧他们回来,二瞎一猴几乎游钓了整个河岸,最后也是耷拉着脑袋,空着两只手,极不情愿地踱回了饭蓬。

  傍晚时分,刮起了大风。狂风怒号,树木呜咽。我们的饭蓬却依旧温馨安静。十多斤的小杂鱼炖在锅里,倒也香气扑鼻。大家倒满了酒杯,压制住悲伤的情绪,强作欢颜,开始了又一顿酒事。

  渐渐地,喝酒有了气氛。鱼肉滑嫩,鱼汤鲜香。老瞎一直在不停地讲,我也在不断地说,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,只感觉辛辣的白酒一杯杯地钻进胃里,烈火般燃烧在胸中。据说那一夜的风大得吓人,整个大地都在颤抖。据说老瞎的一曲《青藏高原》响彻云霄,老天为之动容。

  在胜利水库的第二个夜晚,我们枕着忧伤,伴着风吼,战战兢兢地睡了一夜。

夜静虫鸣 发表于 2011-11-2 08:05:28

疯 狂

  世事难料,悲欢无常。钓鱼亦如人生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即便老天苦其心志,饿其体肤,劳其筋骨,只要你能坚持,为了心中的目标,能忍胯下辱,敢尝卧薪胆,成功便会悄然而至。

  第三日的早晨,我们依旧起得很早,依旧有执著的信念,依旧有满怀的希望。昨夜的大风并没有吹散我们的信心,却吹走了满嘴的酒气。当朝霞布满河岸,我们又开始精神抖擞。钓鱼人就是这样,屡战屡败,却越战越勇。只要站在河畔,只要水里有鱼,便会义不容辞地伸出钓竿。

  开关的浮漂刚刚立稳,便是一个漂亮的下顿!这下顿如此地清晰有力!这下顿如一道耀眼的阳光,刺破漫天的雾霭,令人精神大振!果断地提竿!竿弯如弓!钓线在游走!心脏在颤动!金黄的大鲫冲破水面,被开关飞到岸上,足有四两!这大鲫如一颗炸雷,振聋发聩,立即便是一片欢呼声!我们的情绪被压抑得太久!我们的心灵被折磨得太狠!我们焕发了无尽的激情!我们激昂了无穷的斗志!抛竿!下顿!金黄的野鲫!再抛竿!再下顿!依旧金黄的野鲫!什么叫爆连!什么叫飞舞!什么叫刺激!这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!这就是我们梦寐的感觉!这就是我们钟情的野钓!这欢呼声惊飞了倦鸟!这欢呼声感动了天地!这欢呼声也招来了老瞎!老瞎不再酣睡!老瞎不再自然醒!老瞎已经慌忙地跑出了帐篷!老瞎已经抢走了我手中的钓竿!

  所有队员全都伸出了钓竿,一时间河面钓竿飞舞,竿影重重。一条条金黄的野鲫流星般被飞出水面,满河岸都是“撕心裂肺”的“爆连”和“飞舞”声。胜利水库,已变成了一个欢乐的海洋!

  不到九点,老瞎放下了手中的钓竿,他们必须走了。因为瞎吧吧公务缠身,实在无法推却。我望着他们恋恋不舍的眼神,心中无限的感慨:这就是我们的生活。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,可谁又知道,这尽欢的背后,又有多少无奈呢?

  鲫鱼一直在狂咬,我们钓得酣畅淋漓。中午时分,刮起了大风,平静的水面波涛汹涌,我们都甩起了大鞭子。但只要钩饵触地,便是漂亮的下顿,提竿就是鲫鱼。这里的大风很是奇怪,先是南风,不久就变成了东风。刚刚适应,却转成西风,到最后北风占据了上峰,狂吹不止。我们顶着大风,顽强地抛着竿,顽强地飞着鲫鱼,这感觉如冲锋陷阵的勇士,砍瓜切菜般的斩获着敌人的首级。我不禁诗兴大发,抚竿长啸: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野鲫狂舞兮惊四方!”

  后来,在大风中,我们又钓起了四尾鲤鱼。鳞片金黄,鳍尾粉红,煞是好看。

  晚间炖的鲤鱼和大鲫,满河飘香。酒后的夜空已是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我和开关打着头灯,踩着街舞步,到水边捉虾。河虾有手指长,静静地伏在碎石间,瞪着橘红的双眼,傻傻地盯着我们。开始我们把抄网慢慢地放到虾的后方,用另一支抄网杆去捅虾的头,那虾便受到惊吓,突地往后一弹,恰好钻入超网内。但有时它也会不按正路子出牌,突地一弹,斜刺里弹了出去。我们便用抄网把虾慢慢地赶到岸边,猛地罩住,用手捉住。两个小时,捉了几十只虾,累得腰酸背痛。开关便说,我们再喝瓶酒,歇一歇,今晚捉它一夜。一瓶啤酒下了肚,我的眼皮便打起架来,踉跄地钻进帐篷,耳边依稀传来开关喋喋不休的声音,他面向西方,对着明月,正在含混而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茶道。

  在胜利水库的第三个夜晚,我仿佛睡在铺满清茶的床榻上,鼻端是沁人的芬芳,耳际是欢乐的笑声,梦里我一直在提竿。

  凯 旋

  几日的垂钓结束了,我们踏上了归程。八十余斤野生黄金鲫是我们此行的收获。但快乐呢?友情呢?那些无法叙说的情感呢?

  美丽的朝阳,美丽的胜利水库,你留给我们的欢乐,会永远尘封在每个人的记忆里。在漫漫的人生中,它永远是一杯温茶,浸润我们的心灵。

  别了,朝阳!

  别了,胜利水库!

夜静虫鸣 发表于 2011-11-2 08:06:10

还有些图片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峰子(engli) 发表于 2011-11-2 09:45:11

老渔夫 发表于 2011-11-2 09:55:21

好贴! 美文美图身临其境之感 过瘾!
页: [1] 2 3
查看完整版本: 饕餮三日